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景觀雕塑-四川一展景觀雕塑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國咨詢熱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70831777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>新聞動態>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國之大匠】龍德輝 | 藝術創作首先要讓人民大眾看得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0-09-01 00:00:00 來源: 瀏覽次數:87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蟾宮折桂,名字念了整整一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元1952年,也就是六十八年前的某個上午,正值盛夏時節,天氣格外炎熱,當川北公立達縣高級中學校的學生龍德輝坐在南充高中的操場上,拉長脖子,焦急地等著帶隊老師逐一宣讀發榜名單時,他的心情真像一團火!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年剛剛舉行了全國第一次統一高考。由于每個地區只有一所高中,所以我們川北的四個地區高中,包括南充高中、達縣高中、遂寧高中、還有一個是綿陽高中還是什么,都集中在南充考。全國剛解放時,四川省劃分為四個行署區:川北、川東、川南、川西。我們川北行署區的主任是胡耀邦?!饼埖螺x教授回憶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黃巢》龍德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面前頭戴貝雷帽的老人,精神瞿爍,不失風采。鬢角銀絲不甘帽檐的遮擋,葳蕤地朝外卷曲著。他的壽眉很茁壯,幾縷白眉毛掙扎地從黑眉叢中箭一般射出。他背靠陽臺,灰褐色眸子在逆光陰影中一閃一閃,散發出睿智的光芒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在高考前一年,我曾經在通川中學的語文老師段可情正式出任川北大學的校長,他就想送我到那所當時還屬于部隊性質的學校,也就是現在的川美來學習。他早年是共產黨員,和沙汀很熟。沙汀是著名作家,也是西南人民藝術學院的副院長。段老師就向他推薦了我。我本人也很愿意,不過因為我在中學時期比較活躍,除了美術,戲劇也愛好。我的英語老師況仲驤,經常組織學生搞街頭宣傳,演街頭劇。他就強留著我,不放我走。要不然的話,我就成了西藝的首批學員?!北M管過去了許多年,老人語氣中仍不無遺憾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郭沫若》龍德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可惜!”我也感喟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1952年高考,我差不多二十歲。正遇上放暑假,南充高中的大部分學生,除了應屆考生外,其余都回家了,所以我們來自各地的考生就住在那所學校的教室里。那個年頭讀高中的人不多,我們達縣高中是由好幾所中學合并起來的,其中有省達中、縣達中、縣女中、還有宣中,也就是宣漢中學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?!?nbsp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高考結束后,統一由《人民日報》發榜,公布錄取名單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難道全國考生的名字都要登在上面?”我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凡是考上的都登在上面?!彼隙ǖ攸c點頭,“當天《人民日報》是兩大張八大版,沒有任何消息,頭版頭條就是高考發榜。那個年代報紙發行量不大,整個學校只有一份報紙,大家都集中起來聽。從上午一直念到下午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都是分配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都必須服從分配。過了好幾個小時才聽到自己的名字,我一聽我分在西南人民藝術學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匠之風,赴京創作農民領袖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人生中最大的欣喜和成就感與藝術有關嗎?是什么讓您一直堅持數十年磨礪,不改其志。藝術最終給您帶來的除了金錢與名望,其他還有什么?”我低頭看了看手機上的采訪提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覺醒》龍德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過去還沒有這種市場觀念,做出來的東西主要就是為人民大眾服務?!彼恍υ?,“比如我的雕塑作品《覺醒》,中國美協把它送往蘇聯莫斯科參加社會主義國家造型藝術展覽,回來后中國美術館收藏了,給我寄來了五百塊錢,相當于我一年的工資。還有重慶長江大橋的《春·夏·秋·冬》,我是參與者之一。做了一年多,象征性給了兩百還是四百塊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么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想起來,其實最大的欣喜乃金錢之外的東西。在藝術創作中不斷學習探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我一生影響最大的還數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一次經歷。1954年,在郭乾德主任主持下,雕塑系成立了大足石刻研究小組,開始對大足石刻進行拍照、描繪臨摹復制。當時我是學生,把我也納入小組成員之內。三年后,即1957年,我領著系里9位教師3位工人師傅去到大足北山,風餐露宿在洞窟,對北山、南山的石刻造像作了長達五個月的臨摹復制與考察研究,被那些概括洗練、體線融合、造型精煉的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 >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客服掃一掃咨詢微信客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708317771 Mobile code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色成年激情久久综合|亚洲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|久热青青视频在线观看国产|国产成年女人人AA人视频看看